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镉污染监管不力的隐忧

发布时间:2018-08-17 16:49: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镉污染:监管不力的隐忧

对污染源的严格把关是防治镉污染的重点。对涉及镉排放的工厂,它们的生产工艺中必须有配套的废水、废渣处理工艺,还要对其排污口进行动态监控,确保达标排放。

在湖南浏阳市镇头镇的双桥村,坐落着一家主要生产硫酸锌的厂家——长沙湘和化工厂。就是这样一家化工厂,引起了当地数千人对污染的担忧。因为根据卫生部门的统计,截至7月31日,当地接受有效检测的2888人中,尿镉超标的有509人。

8月3日,湖南省环保厅在镇头镇向当地村民代表公布了长沙湘和化工厂镉污染事件环境调查监测结论:“此次事件镉污染主要是由于长沙湘和化工厂废渣、废水、粉尘、地表径流、原料产品运输与堆存,以及部分村民使用废旧包装材料和压滤布等造成的。”

这已经不是国内的第一例镉污染事件了。

2005年12月,广东北江韶关段就曾发生镉严重超标的事件,一度使关系着当地十多万人饮水问题的英德市南华水厂停止供水。事后查明,事件是韶关冶炼厂设备检修期间超标排放含镉废水所致。2006年1月,同样在湖南,湘江也相继发生了类似的镉污染状况,湘潭、长沙两市水厂取水水源的水质受到不同程度污染。

中国工程院院士汤鸿宵告诉《北京科技报》,2006年发生的湘江水体镉污染有地质和人为两种因素。由于该地区拥有许多铅锌矿山,堆积的矿石中伴生的镉元素就可能被风化溶解出来,遭到雨水冲刷,会随雨水进入附近的江水造成污染。一般情况,大部分镉沉积到江底的泥中蓄积起来

镉污染监管不力的隐忧

,在一定条件下还会产生二次污染。其次,湘江流域拥有大型的冶炼厂,在生产过程中如果排放含有镉的废渣、废水、粉尘等有毒物质,也可以使水体和土壤受到污染。

从天上到地下,镉广泛地存在于环境中。镉是一种有益于人类生产、生活的重金属,被应用于电镀工业、化工业、电子业和核工业等领域。然而,环境中的镉可以通过食物、水、吸烟或其他途径,进入人体,当在人体内的浓度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发生镉中毒。

中国科学院地理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陈同斌介绍,镉中毒会对人体的肾脏、骨骼、神经系统、心血管等造成损害,对儿童神经系统的危害会更为严重,能影响儿童认知能力和智力水平。镉还可以引发肺、前列腺和睾丸肿瘤;对女性生殖系统也有一定影响。

镉污染最早被人们认知,是“二战”时期发生在日本的“骨痛病”事件。有研究者认为,是“二战”时营养不良诱发了镉对骨骼的严重损害,从而发生了骨痛病。但随后的研究又发现,镉具有毒性,会致癌。

正因为镉对人体健康所带来的这种严重威胁,国际上也对此展开了研究。联合国国际环境规划署(DNFP)和国际劳动卫生重金属委员会还把镉列入重点研究的环境污染物,世界卫生组织(WHO)则将其作为优先研究的食物污染物。

汤鸿宵说,目前,我国的镉元素对农田土壤的危害尤为严重,主要通过两种形式造成污染。一种是工业废气中的镉,随风向四周扩散,经自然沉降后蓄积于工厂周围土壤中;另一种方式是含镉工业废水被用于灌溉农田。

镉排放到水体后,治理起来相当困难。镉在水里溶解得比较少,大部分会形成碳酸盐和氢氧化物,进入底泥中去。如果江水氧化性比较强,水体中有机物不是很多的话,底泥里的镉也不容易释放出来。而一旦水底环境由氧化性变成还原性,镉就会被释放出来,引发镉污染事件。

要处理已经受到镉污染的底泥,非常麻烦。汤鸿宵介绍,这需要对哪些应该清理、哪些处于安全状态,进行具体综合的评价。而沉积物质量控制标准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国在这方面的评价研究还不够,也还没有出台相关的国家标准。

专家们认为,对污染源的严格把关是防治镉污染的重点。对涉及镉排放的工厂,它们的生产工艺中必须有配套的废水、废渣处理工艺,还要对其排污口进行动态监控,确保达标排放。

“对于镉污染的治理,尤其不能忽视被污染土壤的修复和安全利用问题。”陈同斌强调,“过去不少地方往往在事件平息之后,对土壤污染问题置之不理。其实,水体和大气中的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稀释,但镉对土壤的污染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轻,而且容易产生二次污染,不断危害人体健康。”

陈同斌认为,因地制宜地制定修复治理方案十分必要。例如,对受镉严重污染的土壤,采用休耕、换土等方式处理,或种植非食用的作物;对于中、低污染区,可以种植对镉具有富集作用的植物进行修复,或者以超富集植物与经济作物套种的方式,一边修复一边生产。

日本自出现镉污染以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防止镉中毒事件的再度发生。1970年日本政府制定了《农地土壤污染防治法》,规定镉及其化合物为有害物质。日本还规定食用糙米中,镉含量的卫生标准是每千克不超过0.4 毫克,凡所产大米的含镉量大于1毫克/千克的农田,一律被划为“封闭区”,不得再种植水稻。

据了解,目前,长沙湘和化工厂已被永久关闭,相关的善后工作也全面展开。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繁发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不仅应该加大对群众在相关方面知识的普及,更应该加强政府对相关企业的监督管理和惩罚力度。”汤鸿宵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