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科技

现代牧业污染问题未改善自来水变牛屎水

发布时间:2019-02-02 00:21: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现代牧业污染问题未改善 自来水变牛屎水

位于马鞍山市博望区以及合肥市肥东县的现代牧业牧场被指存在环境污染问题,并对周边村民生活造成困扰。2011年11月23日至12月21日,《每日经济》曾对此进行了连续的实地采访报道。但是问题关键的回访暴露出严重的承诺兑现问题,政府相关负责人的一纸空文反映出当前的制度问题。

此后,现代牧业及当地政府部门回应称,将按计划将马鞍山市博望区牧场周围的村庄居民予以搬迁,合肥市肥东县的牧场污染情况也已得到改善。

但时隔半年多后,对两地回访后却发现,马鞍山博望区牧场附近的村民至今未接到任何搬迁通知,且当地牧场的污染越来越严重。合肥市肥东县的牧场也依旧存在臭气扰民,以及沼液排放管理不善的问题,最终导致沼液流入牧场下游水库,威胁当地居民饮用水安全。

配套设施不完善肥东牧场沼液仍威胁饮用水源安全

2011年11月,《每日经济》赴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所在的合肥市肥东县长王村调查发现,当地居民不仅一直忍受着公司排放的臭气骚扰,公司排放的沼液流入下游的自来水取水地肥东众兴水库后,当地居民饮用水安全也遭到威胁。此后,现代牧业回应称,肥东牧场存在的污染问题已得到改善。

但时隔8个多月后,在的回访调查中,长王村村民却表示,现代牧业牧场排放的臭气不仅依旧影响着日常生活,因现代牧业对沼液排放的混乱管理,随着雨水排入水库的沼液,仍不时让家中的自来水变成了“牛尿水”、“牛屎水”。

对此,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自己对村民反映的夜间排放臭气一事并不知情,且公司已通过将沼液赠予当地农户和种植大户使用,实现了妥善管理,不会出现污染水源的问题。

村民:污染并未改观

“现在的情况,还是跟去年差不多。晚上都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骚臭味,觉都睡不着。”7月30日,在《每日经济》对长王村的回访中,当地村民李先生如此表示。

而多位村民表示,同样未得到改变的,还有现代牧业排出的沼液对当地居民民饮用的自来水带来的威胁。“今年6、7月时,只要一下大雨,家里的自来水仍然会变成尿黄色,里面还有许多牛粪渣滓,根本不能用。”李先生说。

村民们认为,正是因现代牧业仍在到处排放沼液造成的。“现在沼液仍然被倒在水塘里和田间地头,一到下雨时,就会溢出来,随着河水流入下游的的众兴水库,而我们吃的自来水,水源就来自众兴水库。”

此前,现代牧业针对媒体的报道回应称,其肥东牧场存在污染的问题已得到改善,公司已将“一部分产生的液体有机肥沼液,稀释后灌溉农田。牧场周边20公里的农户可和公司签订合同,享受公司专业罐车免费运送沼液。”

肥东当地环保部门也表示,牧场现在有完善的污染处理设施,生产出来的沼液经过压滤后,沼渣用来卧床,沼液被放置周边村庄的沼液转存点。目前,仅长王村附近就有20多个转存点,供农户灌溉使用。

“自从媒体报道了公司的污染问题后,我们就采取了一系列改善措施。”7月31日,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沼液推广处处长李传江向称,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公司附近各村已在田间地头开挖了一批“中转池”,用于储存沼液。且政府部门还向公司提供了种植大户名单,协调公司与其签订了沼液利用合同,将沼液作为有机肥送给他们。

“牧场周边7个乡镇,已有4个乡镇在使用现代牧业的沼液。现在公司产生的沼液都能得到妥善处理,不会出现污染水源的情况,”而对于公司经常于夜间排放臭气的情况,李传江则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沼液径直排入水沟

但在调查中发现,现实情况并非如现代牧业所说的那样。

据李传江介绍,目前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每天产生的沼液含量为800至900吨左右,这些沼液会通过公司专门的运输车辆送往储存沼液的“中转池”,而农户则会从中转池中取用这些沼液,从而实现沼液还田的无害化处理。

7月30日,对一辆从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驶出的沼液运送车进行跟踪发现,当这辆运输车来到长王村附近一片稻田中间后,便打开了排放管道,将黑乎乎的沼液径直排入了田边的水沟之中。

车上的司机告诉,自己运输的正是从现代牧业牧场所拉出的沼液

现代牧业污染问题未改善自来水变牛屎水

,而倾倒沼液的水沟下游100米处,就是公司开挖的沼液“中转池”。

当找到水沟下游的沼液“中转池”时,却发现这个“中转池”,仅是一个直径约20米的水塘,水塘里沼液的水平面已离塘岸的低洼处仅几十公分的距离。而水塘除有一个通往倾倒沼液的水沟的缺口外,也并无任何用于排放沼液的缺口。

“这些沼液有人需要就自己来(取),没人用就只能放在那里。”这位司机说。

“实际上,真正用这些沼液来灌溉庄稼的农户很少。”当地一位村民向表示,如直接用沼液浇灌庄稼,就会把庄稼“烧”死,只有将沼液按照一定比例与水兑在一起,才能让庄稼吸收。而在“中转池”附近,很少有能用来勾兑这些沼液的水源。

这位村民表示,因利用不便,沼液“中转池”的建设又过于简陋,缺乏必要防护措施,这些“中转池”中的沼液越积越满,只要下大雨,沼液就会随着雨水漫出,通过河道流入下游的自来水取水地众兴水库。

沼液无害化利用之困

分散的农户利用难以推广,通过政府引入规模化的农业产业化企业,实现沼液的系统利用,于是成为现代牧业沼液处理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过,现代牧业对该方面的投入,却尤为“吝啬”。

遇到长王村一位土地承包商潘正山。2011年4月,潘正山与三位合伙人来到长王村承包了当地的800亩土地。“当时听说现代牧业在肥东这边的牧场可向农民免费提供沼液,就专程在这边承包了土地,希望能将现代牧业的沼液利用起来。”潘正山表示,本打算在800亩土地上建设一个水产养殖场、一个水产育苗中心,并种植小麦,水稻、蔬菜。

“从现代牧业运出的沼液掺水后可灌溉农田和菜地,而经过农田过滤后的废水还可养鱼,残渣则可用作加工鱼饲料,经过循环利用后,沼液就彻底实现了无害化处理。”在有多年农业企业经营经验的潘正山看来,现代牧业要实现沼液无公害处理,这无疑是最“靠谱”的途径。

“即使到今年夏天,承包的800多亩土地中也只有一半左右得到了利用。”潘正山说,自己对沼液利用的设想难以实现,主因在于配套设施迟迟难以到位以及巨额的投入。

“长王村的田间地头都没有电,中和沼液所需要的水源,只有靠5台柴油抽水机,不仅成本高,不能大规模的利用沼液,用水的释放距离也不够。”他告诉,而修建完善的沼液中转池、铺设沼液排放管道都要投入大量资金。

“目前,最需要解决沼液污染问题的现代牧业,对这些沼液处理设施上都没有给予任何支持。”他说。

污染状况仍未改变市委书记批示成一纸空文

每经查道坤发自安徽马鞍山

去年11月23日至12月21日,《每日经济》对马鞍山现代牧业的污染情况进行了多次报道。报道见报后,马鞍山市博望区政府一位负责人给《每日经济》发来的一份《关于反映现代牧业环境污染情况的汇报》中显示,博望新区管委会将牧场周围村民的搬迁计划书上报市政府审批,等批下来后,政府将按计划将牧场周围的村庄搬迁。

日前,接到马鞍山牧场周边的丹东村村民打来的,村民称至今未接到任何关于搬迁的通知,而且牧场的污染越来越严重。

7月29日至31日,再赴牧场采访。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正如村民所说,牛粪沼液和牛尿仍随意倾倒,牧场周围臭气熏天,村民家里苍蝇多到可用手随意抓到。

牛粪沼液还是随意倾倒

去年11月,在采访现代牧业的现场看到,牧场随意将牛粪沼液倾倒在村民的农田和池塘中。今年7月29日,再次赶到牧场时发现,污染不但没有任何改变,反而更趋严重。

在村民孔师傅家中,尽管家里的所有门窗都加上了帘子,但家中还是能看到乱飞的苍蝇,“去年你来采访时,因为是深秋季节,所以我们没有加上门帘,现在到了夏天如果不加门帘和窗帘的话,家里的苍蝇会更多。”孔师傅对《每日经济》说,“苍蝇加了门帘和窗帘后能挡住一些,但空气中弥漫的牛粪臭味我们阻挡不了啊,孩子放暑假都不愿意回家。”

在驱车离牧场一千米左右的位置时,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牛粪的臭味。“牧场到了夏天都不能来,牛粪的臭味太严重了。”司机张永生对《每日经济》说。

听说有再次来采访牧场污染的问题,不到半个小时,孔师傅家挤满了二十多位村民,大家争先恐后向控诉现代牧业污染对他们生活的影响。“在上看到你们去年的报道影响力那么大,那时认为这次我们村真的有救了,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从去年到现在污染没有一丝改变。”村民陶师傅对《每日经济》说。

在孔师傅和陶师傅等几个村民的带领下,看了去年被倒满牛粪沼液的池塘,如今依然是注满了牛粪沼液,“你看这些池塘和去年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孔师傅对《每日经济》说。

而在孔师傅家后门不到一百米处的一个池塘,也被倒满了牛粪沼液和牛尿,臭气刺鼻,苍蝇满天飞,“这是前两天晚上新倒的,第二天早晨我们才发现。”孔师傅介绍说,除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奶牛死了之后并没有掩盖好,那种臭味更加熏人。在距村庄不远处的一个池塘边上,看到死牛的尸体已腐烂,现场除数不清的苍蝇外,还有很多尸体腐烂后引来的虫子,现场臭味让有一种窒息感。

“牧场就是这样处理死牛的,这种天气牛尸体腐烂后苍蝇和虫会带来传染病的,人怎能扛得住,小孩如被这些苍蝇和虫子咬一口怎么办。”村民杨师傅对表示。

村民称政府承诺未兑现

去年,本报报道现代牧业污染问题,曾受到马鞍山市委书记郑为文的重视,郑为文书记为此亲自作出批示,要求博望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对现代牧业污染及牧场与周围村庄距离是否符合规范作出调查。

此后,马鞍山博望新区相关负责人也给发来了一份《关于反映现代牧业环境污染情况的汇报》(以下简称《汇报》),表示博望新区管委会将牧场周围村民的搬迁计划书上报市政府审批,等批下来后政府将按计划将牧场周围的村庄搬迁。

《汇报》还显示,将加大对现代牧业环境监督执法力度,并督促企业对原有的沼气产生量由先前1500方增加至6000方,并对粪污处理量由先前日处理量200方增加至600方。而从当前情况看,当初政府的承诺并未得到落实,当地村民依然处于被现代牧业污染的生活环境当中。

对于政府当时的承诺,村民孔师傅对《每日经济》说,“看了报道说市委书记都做了批示,当时就觉得地方政府这次不会不办事了吧,谁知道博望区政府并没有落实,政府的承诺不是说空话吗?不是在忽悠我们老百姓吗?”

孔师傅还对表示,“从报道之后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单位和任何人和村民谈过污染怎么解决,也没有任何关于搬迁的信息,从目前来看,博望区政府当时给的承诺就是回应你们媒体的说辞。”

而对于牧场依旧没有改变的污染问题,《每日经济》昨日致电现代牧业马鞍山牧场,该公司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在记下的和姓名后,表示得先向相关负责人汇报情况后才能给回复,但截至发稿时,并没有接到现代牧业方面任何回应。

标签: